贾跃亭提起仲裁欲踢恆大出局 花光8亿美元再要7个亿

恆大怒起回怼10月4日,恆大健康开始停牌,理由是有关一项仲裁程序的内幕消息待刊发。与此同时,恆大健康TDR也在湾证券交易所停止交易。

两日过后,原因揭晓,事涉贾跃亭及FF。FF股东Smart King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时颖公司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。

恆大健康怒发公告回怼,称Smart King花光8亿美元投资款后要求时颖公司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,贾跃亭方面利用董事会人数优势操控Smart King,提出仲裁严重伤害自身权益,将坚决捍卫。许家印与贾跃亭,这对7月份还在一起体验新车、谈笑风生的好朋友 ,合作关係瞬间破裂。

FF快速烧钱致纠纷时钟拨回到今年6月25日,恆大健康发布公告,以67.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%股份,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。而按照时颖公司2017年11月30日与FF原股东签订的协议,时颖公司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,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 45%股份。

这20亿美元分三期支付,即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、2019年支付6亿美元、2020年支付6亿美元。Smart King系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共同设立的合资公司,设立时间是2017年11月底。

香港时颖公司拥有合资公司45%股权,FF原股东以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33%股权,剩余22%股权作为预留激励员工。Smart King拥有贾跃亭所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以及Faraday Future100%股权。

也就是说,许家印通过恆大健康投资了贾跃亭的造车计划。恆大健康今晚的公告称,时颖公司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,2018年7月,原股东提出时颖公司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,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。

时颖公司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 King的发展,与Smart Kingpc蛋蛋微信群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,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,提前支付这7亿美元。恆大健康称,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 ,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,就要求时颖公司付款,并以此为藉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时颖公司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,解除所有协议,剥夺时颖公司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。

恆大健康认为时颖公司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,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公司及其股东的权益。时颖公司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,将採取一切必要的行动,捍卫时颖公司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,以保障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。

恆大健康将随时刊发进一步的公告。恆大健康已向港交所申请10月8日上午复牌。

恆大已投重金布局高科技产业今年年初,许家印在年度业绩发布会宣布,恆大要积极探索高科技产业,逐渐形成以民生地产为基础,文化旅游、健康养生为两翼,高科技产业为龙头的产业格局。由此可知,投资FF是恆大布局高科技产业的重要一步,至今投入良多。

上一篇:纽约州参议院确认Maria Vullo为顶级金融监管机构 下一篇:没有了

本文URL:http://www.mobric.com/xingzuo4/caiyun/201812/6584.html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